记者探访烈日下大桥建设者热浪夹着火花|陈泽宇个人资

作者:北京诚信汇发物流有限公司  来源:www.cxhfwL.com  发布时间:2015-07-17 17:29:39
记者探访烈日下大桥建设者:热浪夹着火花直打脸
杨亚涛脸上的汗水杨亚涛脸上的汗水
焊工老王工作时火花四溅焊工老王工作时火花四溅
戴着电焊面具戴着电焊面具
穿着厚厚的外套穿着厚厚的外套

  享受了几天凉爽的天气后,热浪再次席卷哈尔滨,30多度的高温将持续一周。当市民们想着尽量少出门的时候,在哈市重点工程滨北铁路公路桥施工现场,建设者 顶着烈日坚守一线,挥汗如雨,确保工程按时序进行。工作一天下来,工作服能拧出水来。5日,记者亲身体验了大桥建设者在酷暑天挥汗如雨的辛劳。

  头顶烈日 身着厚外套 桥上作业

  5日8时30分,太阳直射大地,记者来到滨北铁路公路桥项目施工现场。不远处,耸立的钢筋将大桥承台、塔座的雏形勾勒出来。举目望去,整个工地暴露在烈日下,没有半点自然遮阳物。

  钻过围挡登上近20米高的工地,就像是进了一个大蒸笼。没走几步,身上的衣服就潮乎乎的了。桥面钢筋深处,一朵正在绽放的“白花”显得格外抢眼,原来,是 焊工老王正在焊接钢筋。他头戴白色安全帽,身着厚厚的蓝色长衣外套,手拿电焊,正专心地焊接着连接桥梁的钢材。脸上皮肤已晒成漆黑,豆大的汗珠正从安全帽 下的发梢淌下来。“我们确实挺怕夏天的,一方面夏天本来就热,烧电焊又会产生高温,烤得脸上皮肤生疼;另一方面,我们还必须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防止火 星飞溅灼伤皮肤。所以,经历了夏天,我们都练就了一身抗高温的本领。”老王笑着说。

  每焊好一处,老王都会仔细检查是否有不妥之处。经过一阵灼烤,他的脸上已满是汗水,他只是胡用手臂擦了擦,“再热也不能忘了安全,只要在工地上,这顶安 全帽就必须戴在头上,这是施工纪律,也是对自己负责。”喘了口气,喝了一大口水,老王继续在钢筋立的桥面上穿梭、忙碌。


  暴晒后钢板接近50℃

  不小心碰到就烫红

  10时30分,施工工地上的钢筋、混凝土“吸”足了太阳的热量,拼命往外散热。绑着安全绳的小李正站在钢筋桥面上忙碌着。汗水顺着湿透的头发往下流,一直 流到口罩上。后背被浸湿的衣服牢牢地包裹着,深浅不一的土黄色夹杂着墨绿色和白色,让人很难说清这件衣服到底是什么颜色。小李解释说,土黄色是衣服本来的 颜色,深墨绿色是被汗水浸湿后的汗渍,白色是汗水晒干后留下的盐。“到了晚上脱下这件衣服,要比早上穿上它的时候重不少。”

  在采访中,小李不断提醒记者小心工地内的材料,但记者还是“中招”了,和立在地上的一块钢板擦“臂”而过,手臂已经感到了钻心的疼,再一看,一块皮肤已经 瞬间被烫红。“太阳直射下钢板会接近50℃,恐怕鸡蛋放在上面都会熟。”小李说,钢板桥面在阳光暴晒下温度极高,他们都穿着厚厚的工作鞋。


  热浪夹着火花 衣服能拧出水来

  结束了午休,15时,记者戴上安全帽、绑上安全绳跳上木板吊篮,和负责高强度螺栓安装的杨亚涛登上了离江面30多米高的公路桥面横梁上。望着脚下的江水, 记者一阵眩晕,想迈脚又迟疑。低头,滚滚江水清晰可见,所幸发现侧面的防护还可以扶着,咬着牙,硬着头皮,睁一眼闭一眼,一步步往江中央走着。

  “你刚上来肯定不适应,时间长了就习惯了。”到达施工位置后,杨亚涛站在吊篮上如履平地,熟练地拿起工具固定起螺丝。由于需要让钢筋螺丝与模板位置一致, 所以需要用双手扶正位置。“经过暴晒的钢筋温度可以达到五六十摄氏度,我们戴着手套也觉得烫手,要是空手根本碰不得。”杨亚涛说。因为长时间地掰扯钢筋, 他的双手布满老茧。

  在烈日暴晒下,滚滚的热浪夹杂着火花迎面扑来,身上的衣服被汗水浸透。“这天气,站着不动还猛出汗,别说还要在这里干活,可为了赶工期,就当蒸桑拿了,这几天的高温,我的衣服都能拧出水来。”杨亚涛说。


  起早贪黑歇中段

  主桥预计2016年底完工

  33岁的王臣做了七八年焊工,“越是暑期,工作越紧张,焊工也最难熬,头顶着阳光,胸前还被电焊烤,衣服都湿透了,也都习惯了。按计划,这座大桥主桥2016年底才完工,有近500名工人为这座大桥在辛勤工作,我只是其中一个,这点热不算啥。”

  滨北线松花江公铁两用桥施工的中铁大桥局相关负责人储想鸿介绍,公司在科学施工上也动了不少脑筋。公司采取了“起早贪黑歇中段”办法,工人们早上上班,但 上午11点到下午两点半最热的时候午休,出去干活容易中暑,可以小睡一下。这样既保证了工作时间,又避开了中午炎热的天气。同时,为了保证建筑工人暑期施 工安全,工地上专门设置了纳凉室,都配有空调和足量的饮用水、绿豆汤,以及清凉油、藿香正气水等防暑降温用品。

  据介绍,滨北线松花江公铁两用桥建成后将成为省内最长的跨江公铁两用桥,桥梁施工采用公路在上、铁路在下的钢桁梁双层桥面结构,可以实现桥上层开汽车、桥 下层跑火车。除了为哈市增设一条新的过江通道外,还将成为连接江北新城区与江南老城区的重要交通走廊,并使全长54.29公里的三环路实现全线闭合贯通。 □记者 石岩松 王健泽 文/摄




上一篇:金华年轻妈妈被指责拒绝砸窗救子 |奇奇颗颗历险记歌词
下一篇:小车飞速行驶路遇积水 车身大幅旋转滑移近|韩瑜刘至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