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2019年致股东信出炉!有啥看点?干货都在这里!

作者:北京诚信汇发物流有限公司  来源:www.cxhfwL.com  发布时间:2019-02-27 15:36:12
巴菲特2019年致股东信出炉!有啥看点?干货都在这里!(附全文) 摘要 【巴菲特2019年致股东信出炉!有啥看点?干货都在这里!(附全文)】巴菲特公布本年度致股东信:伯克希尔在2018年盈利40亿美元,每股账面价值的增幅是0.4%,大幅弱于2017年同期的增幅23%。四季度A类股亏损15467美元。(21世纪经济报道)

  北京时间2019年2月23日晚,“股神”巴菲特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Berkshire Hathaway)发表一年一度的《致股东信》。

  这是写给股东的第54封年度信函,内容包括2018年度的公司业绩、投资策略,还对许多热点话题表达了自己的观点。这封致股东信的受众远远超过该公司的投资者群体,世界各地的投资者希望从信件中了解这位传奇投资者的投资心态,以此作为对未来经济和市场的预测。

  伯克希尔复合年增长率达18.7%

  依照惯例,第一页是伯克希尔的业绩与标普500指数表现的对比:

  2018年伯克希尔每股账面价值的增幅是0.4%,大幅弱于2017年同期的增幅23%,不过跑赢了2018年标普500指数的下跌4.4%。伯克希尔哈撒韦四季度A类股亏损15467美元,运营收益57.2亿美元(之前为33.38亿美元)。

  长期来看,1965-2018年,伯克希尔的复合年增长率为18.7%,明显超过标普500指数的9.7%。1964-2018年伯克希尔的整体增长率是1091899%(即10918倍以上),而标普500指数为15019%。

  △巴菲特致股东信第1页对比企业业绩与美股标杆:标普500指数的表现

  巴菲特:单季利润大幅波动将成新常态

  股东信用较长篇幅谈论了GAAP新规为单季盈利/亏损带来的波动。

  巴菲特表示,GAAP新规要求将未实现的投资组合资本损益计入利润统计中,他和伯克希尔副董事长芒格都表示反对。由于伯克希尔持有的可交易证券规模过大,“这种按市价计价的变化会令伯克希尔的利润发生狂野且反复无常的波动。”

  例如,2018年一季度和四季度,伯克希尔GAAP项下分别录得净亏损11亿和254亿美元,而去年二季度和三季度分别录得盈利120亿和185亿美元。但很多伯克希尔持有的公司在去年所有季度都实现了“持续且令人满意的运营利润”,超过2016年利润高峰176亿美元的幅度高达41%。

  巴菲特警告称,伯克希尔季度GAAP盈利的“大幅波动将成为新常态”。截至2018年底,伯克希尔的股权持仓约为1730亿美元,去年经常发生单日波动至少20亿美元的情况:

  去年四季度,美股经历了一段高波动时期,伯克希尔的单日盈利或亏损经常高达至少40亿美元。我们的建议是,继续关注运营利润,不要过度关注未实现的资本损益等。

  我不是说伯克希尔作出的投资是不重要的,长期来看,我和芒格都预期这些股权投资会实现大额利得,但是实现时间会非常不规律。

  巴菲特:明年不再公布伯克希尔的每股账面价值

  股东信还表示,明年的信件将不再公布每股账面价值,转而会关注伯克希尔股票的市场价格。巴菲特认为,每股账面价值已经失去了相关性,给出的三大理由如下:

  首先,伯克希尔逐渐从资产集中在可销售股票的公司,转变为主要价值在于经营业务的公司。其次,虽然我们持有的股权按市场价格计算,但会计规则要求经营公司的账面价值远低于当前市价。第三,随着时间的推移,很可能伯克希尔将成为重要股票回购者,交易价格将高于账面价值、但低于我们对内生价值的估计。回购将令每股内生价值上升、每股账面价值下降,将导致账面价值越来越与经济现实脱节。

  伯克希尔如何利用1120亿美元的天量现金?

  巴菲特:短期内不会进行大型收购,绝不会冒缺钱花的险

  股东信重点谈论了市场关注的收购问题。信件称,企业收购的立时前景“并不好”。这种令人失望的现实表明,2019年可能会看到伯克希尔再度扩大对可销售证券的持有,(而非用所持现金来增加收购)。但巴菲特继续“希望举行重大收购”,只是目前买入价格还是太贵:

  巴菲特写道,“伯克希尔将永远是一个金融堡垒。在管理的过程中,我会犯一些代价高昂的委托错误,也会错过很多机会,其中一些对我来说是显而易见的。有时,随着投资者逃离股市,我们的股票会暴跌。”

  伯克希尔哈撒韦持有约1120亿美元现金和现金等价物。巴菲特指出,这些储备中有一部分是“碰不得的”,因为他们希望一直持有至少200亿美元,以“防范外部灾难”。巴菲特还表示,他“绝不会冒险导致缺钱花”。

  “未来几年,我们希望将大量过剩流动性转移到伯克希尔永久拥有的业务上。然而,眼下的前景并不乐观:对于拥有良好长期前景的企业来说,价格高得离谱。”

  巴菲特接着说:这一令人失望的现实意味着,到2019年,我们可能会再次增持可上市股票。尽管如此,我们仍然希望能获得大象那么大的收购。即使在我们88岁和95岁的时候——我是年轻的那个——这种前景也会让我和查理的心跳加快。(光是写可能会有一笔大买卖,就已经让我心跳加速了)我对更多股票购买的预期不是市场预测。查理和我对股市下周或明年的走势一无所知。这种预测从来就不是我们活动的一部分。相反,我们的想法集中在计算一个有吸引力的业务的一部分是否比它的市场价格更有价值。

  在同样令市场关注的股票回购问题上,伯克希尔在2018年其实没有交出特别令人满意的答卷。

  股东信表示,2018年回购了大约13亿美元伯克希尔的普通股。此前市场分析称,在去年7月移除了对股票回购的内部限制后,三季度伯克希尔回购了9.28亿美元的股票。原本市场预期去年共回购20亿美元的股票,现在看来,去年四季度只回购了3.72亿美元的自家股份。

  巴菲特还是没透露接班人的人选

  巴菲特在今年夏天将年满89岁,市场期待本次公开信透露出未来继任者的线索。

  但巴菲特只是说,2018年任命Ajit Jain和Greg Abel作为联席副总裁的决定“是个真正的好消息”。目前,伯克希尔的管理比他一个人单打独斗的时代好得多,两位“小将”都有罕见的才能、并深深融入到伯克希尔的文化中,“这些管理层变更早就该做了。”

  他还是没有给出谁才是明确的下一任接班人。

  2018年底的巴菲特持仓一览表

  截至2018年底,伯克希尔列出了按照市场价格计算的前15大持仓。虽然卡夫亨氏理论上是伯克希尔的第六大重仓股、持有3.25亿股,但伯克希尔作为控制层的一员,需要将这部分投资计入“股权”项目。

  由下图可知,苹果依旧是巴菲特按照市值计算最大的持仓股,所持股份市值超过400亿美元;2月初公布的13F文件显示,2018年苹果占伯克希尔投资组合的比重为21%。第2-5位依次是美国银行(226亿美元)、富国银行(207亿美元)、可口可乐(189.4亿美元)、美国运通(144.5亿美元)。

  巴菲特承认因亨氏出现损失但或将抛售视作买入机会

  周五,卡夫亨氏(Kraft Heinz)股价暴跌,原因是该公司业绩令人失望,股息将被削减,无形资产被减记,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对该公司发出了传票。截至2018年底,伯克希尔哈撒韦持有该公司26.7%的股份。

  巴菲特没有对该股做进一步说明,只是说在第四季度,伯克希尔“从无形资产减值中蒙受了30亿美元的非现金损失(几乎全部来自我们对卡夫亨氏的股权)”。

  他说,“年底时,卡夫亨氏控股的市值为140亿美元,成本基础为98亿美元。”

  虽然没有人喜欢遭受损失,但巴菲特倾向于从长远的角度考虑问题。

  巴菲特在1996年表示:“作为投资者,你的目标应该是以合理的价格购买一家容易理解的企业的部分股权,而且应该几乎肯定这家企业的利润在未来5年、10年和20年大幅增长。”

  此外,他和他的团队可能将卡夫亨氏的抛售视为买入更多股票的机会。

  巴菲特在1998年曾说:对我们来说,最好的事情就是一家伟大的公司陷入暂时的困境。我们想在他们躺在手术台上时买入。

  以下是今年《致股东信》的翻译▼

  致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股东:

  根据美国通用会计准则(GAAP),伯克希尔2018年盈利40亿美元,其中包括:2018年公司运营利润为248亿美元,30亿美元的非现金亏损(无形资产减值)几乎都来源自我们对卡夫亨氏的持股,28亿美元的实际资本收益来自卖出所投资证券,206亿美元的亏损来自我们投资组合中未实现的资本利得的减值。

  美国通用会计准则的新规定要求我们在收益中包括最后一项。正如我在2017年年报中所强调的,无论是伯克希尔副董事长查理-芒格,还是我都不认为这条规则是明智的。相反,我们两人一直认为,在伯克希尔,这种按市值计价的变化将导致“我们的净利润出现剧烈而无常的波动”。

  这一预言的准确性可以从我们2018年的季度财报中看出。在第一和第四季度,我们分别报告了11亿美元和254亿美元的GAAP亏损。在第二和第三季度,我们分别报告了120亿美元和185亿美元的利润。与这些剧烈波动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伯克希尔旗下的许多业务在各个季度都实现了持续且令人满意的运营利润。全年来说,这些业务的利润比2016年176亿美元的高点还要高出41%。

  我们每季度的GAAP收益的大幅波动将不可避免地继续下去。这是因为我们庞大的股票投资组合——截至2018年底价值接近1730亿美元——经常会经历单日20亿美元或更多的价值波动,而新规则都要求我们必须立即将波动计入我们的净利润。事实上,在股价高度波动的第四季度,我们有好几天都经历了单日“盈利”或“亏损”超过40亿美元。

  我们对此的建议?请关注运营收益,少关注其它任何形式的暂时收益或损失。我的这番话丝毫不削弱我们的投资对伯克希尔的重要性。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和查理预计我们的投资将带来可观收益,尽管时机具有高度不确定性。

  长期阅读我们年度报告的读者会发现今年这封信的开头与往年不同。在近30年的时间里,给股东信的第一段都描述了伯克希尔每股账面价值的百分比变化。现在是时候放弃这种做法了。

  事实是,伯克希尔账面价值的年度变化——它不会再出现在股东信第2页。这种做法已经失去了其曾有的意义。有三种情况使它失去了关联性。首先,伯克希尔哈撒韦已经逐渐从一家股票投资公司转变为一家经营企业型公司。

  查理和我预计这种转变将以一种不规则的方式继续下去。其次,尽管我们的股权价值是按市场价格计算的,但根据会计准则,我们旗下运营公司的帐面价值远低于其当前价值,这种错配在近几年越来越明显。

  第三,随着时间的推移,伯克希尔很可能会成为其股票的重要回购方,回购将发生在股价高于账面价值,但低于我们对其内在价值的估计之时。这种收购的数学原理很简单:每笔收购都使每股内在价值上升,而每股账面价值下降。两者结合将导致账面价值越来越脱离经济现实。

  巴菲特2019年股东信英文全文地址:http://www.berkshirehathaway.com/letters/2018ltr.pdf

  相关报道>>>

  巴菲特公布致股东信 伯克希尔2018年盈利40亿美元

  股神巴菲特2019年致股东公开信 伯克希尔跑赢标普500指数4.8个百分点

  伯克希尔2018年获利40亿美元 并减记卡夫亨氏资产

  巴菲特:希望举行重大收购 但“价格高得离谱” 可能再次回购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推荐阅读/观看:东西湖公司注册 https://www.whrdpx.com/gongsizhuce/city_Dongxihu.html


上一篇:中国第一原创科幻IP《三体》将被拍成剧集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