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多名大学生找兼职被坑 露宿东莞街头
本文摘要: “目前为止,工作岗位还没有确定,说是明天上午10点给大伙回复。”昨天下午6点,远在东莞的武汉大二学生小刘受不了房间里的闷热,和同伴到东坑镇的街头“散步”

 “现在为止,工作岗位还没确定,说是明天上午10点给大家回复。”昨天下午6点,远在东莞的武汉大二学生小刘受不了房间里的闷热,和同伴到东坑镇的街头“散步”去了。上周四,小刘和另外50多名同学,在武汉一家里介公司安排下,前往东莞做暑期工,结果被扔在东莞街头,遭遇了一场“囧途”。

找暑期工被“甩”东莞小镇

小刘是武汉某高校的大二学生,6月底,他在一个QQ兼职群里看到一份兼职信息。“说是可以安排在东莞的工厂里上班,可做满两个月,工资也很好。”小刘说,通过这条信息,他和同学在街道口“武汉理工大学创业园”内,找到一家挂着“武汉美周末商务公司”招牌的公司,同意了有关职员的应聘,缴纳了100元服务费,然后签订了服务合同。

“他们承诺在东莞的工厂安排岗位,每一个月底薪1550元,天天工作8小时,加班的话都有高于平常工资的加班费。”小刘说,合同上盖的是“武汉四方行人力资源服务公司”的公章,他们说“四方行”和“美周末”是同一家公司。

“7日早上5点,大家在武昌集合,筹备统一出发。当时现场看到一百多人,都是不一样的公司召集的人。‘四方行’的员工现场又收了450元,说是车费。然后让大家把合同交给他,让大家等着发车。”小刘说,大多数学生都把合同上交了,他担忧出现变故,就借故把合同藏了起来。一直等到晚上8点,几经催促之下,大巴车才正式启动。

“开车之后,大家发现‘四方行’的职员并没随车出发。打电话问,他们说当地会有人接车。”小刘说,8日下午,他们一行50多人被拉到了东莞东坑镇,集合现场看到的另外一些学生则被拉到了其他地方。

“车子停在路边,来了两个人,说是当地中介企业的,说大家来晚了,原来的工厂提供不了岗位。但可以联系其他工厂,根据每小时7块钱到8块钱的薪酬提供岗位,不提供加班费。”小刘说,大伙联系“四方行”询问状况,他们则支支吾吾地表示让他们先住下来,会重新安排。

好心人帮忙安排30多人

“从下午一直耗到晚上,这里是个工厂区,街上什么人都有,大伙都有点慌。”小刘说,同行的学生中,有人联系了在当地实习的一位高中同学,期望获得帮。那位同学又把状况反映给自己学校的实习带队老师。

记者联系到这位姓左的老师,他是鄂州职业大学的一位老师。左老师介绍,他现在携带该校学生在东莞实习,7日晚上忽然接到学生电话,说是有70多名来自武汉的学生被黑心中介扔在了小镇街头。

“我立即开车去了现场,看到那些小孩们都还在路边聚集着,附近的工厂说是不招人了,他们进不去。”左老师说,他大概统计了一下,现场有70多个学生,都是来自武汉的不同院校,被不一样的中介公司简介到东莞,当地却没哪个来负责接收。

“我借助在当地认识的人,到处求人家,最后有个湖北的老板接收了30多个小孩。别的人实在接收不了,我也没有办法。”左老师说,他一边安抚小孩们的情绪,让他们找地方先住下来,一边向当地朋友求助,但都没办法接收剩余的40多个学生。

小刘说,他们没想到会出现意料之外,身上带的钱也不多,只能找最实惠的旅店,四五个人挤一间,然后平摊成本。

“最实惠的一间房一晚上38元,大家也是住了5个人,没空调,只有一个电扇。大家来的那天晚上才发布了高温预警,气温达36℃。”昨天上午,小刘告诉记者,在当地滞留了两天,加上住宿条件太差,一些学生被迫同意了当地中介企业的苛刻条件。

 武汉中介称将重新安排工作

昨天上午,记者通过小刘提供的电话,联系“四方行”公司一位姓陆的经理,询问事情原委。他们得知记者身份之后,说了句“没这回事”,就挂断了电话。

昨天下午,记者在珞狮路找到这家公司,见到了这位陆姓经理,他表示自己没办法回话。随后,公司一名负责人表示,7日确实介绍了一批学生到东莞做暑期工作。“他们到的时候是周五,原来安排的工厂没办法同意,加上遇见周末,就没能安排他们上岗。当地有不少中介机构,看到这部分学生无人接收,可能就想把他们‘捡走’,故意说他们遇见了骗子,然后压价想把他们带到别的工厂,导致学生们有的恐慌情绪。”

 这位负责人表示,会将学生们这两天的住宿成本报销,然后重新安排工作岗位,“现在统计,还有39个学生还在旅馆里。大家刚刚联系了一家企业想接收他们,底薪1800元,比原来大家承诺的还高中一年级些,明天就可以对接。”

“还没有毕业,就遭遇见如此一场求职经历。期望其他大学生们在暑假找兼职的时候,必须要多留个心眼。”记者发稿时,小刘告诉记者,已经收到“四方行”在线支付的住宿费,并且承诺“明天肯定安排工作”。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