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四男生为救患癌症母亲 同时打7份工兼职赚钱
本文摘要:武汉工程大学邮电与信息工程学院大四学生檀正闻为救身患癌症的母亲,在学校四处兼职挣钱,最累的时候,同时打7份工。武汉晚报上月29日起连续报道檀正闻的事迹,在全国引起强烈

武汉工程大学邮电与信息工程学院大四学生檀正闻为救身患癌症的妈妈,在学校四处兼职赚钱,最累的时候,同时打7份工。武汉晚报上月29日起连续报道檀正闻的事迹,在全国引起强烈反响,大伙都非常佩服这位青年的坚强和孝心。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1月15日以《母亲病重 “自强哥”打工筹钱》为题进行了专题报道。

“自强哥”火遍全校。今年元旦迎新晚会时,武汉工程大学邮电与信息工程学院团委授与檀正闻“自强学子”荣誉称号,并奖励他1000元,号召全院广大团员年轻人和各级团学组织向他学习。1月19日,檀正闻放寒假回家,学校党委书记邓新洲和有关老师专程陪同檀正闻一块回广西家乡,看望他患病的母亲和爷爷,武汉晚报记者、央视记者也一同送檀正闻回家。

首次坐飞机

天上的景色太美了”

檀正闻告诉记者,他每年暑假都在武汉打工挣学费,所以只有寒假才回一次家。“回去一次太困难了。”檀正闻说,他通常会从武汉坐火车硬座到南宁,学生票是80元钱,路上得花20个小时;下火车后再转汽车到县城,这需要4个小时;到县城后再步行两公里到村里。这一次,檀正闻和学校老师一块坐飞机回家。这是檀正闻平生首次坐飞机,他有的紧张,但非常快,紧张被兴奋替代。当飞机上升到云端时,坐在窗边的檀正闻不由得惊呼:“天上的景色太美了,就是耳朵有点疼。”

檀正闻的行李不少,整整3大包,除去一台专业用的手提电脑是他的,其余都是他买给母亲和爷爷的礼物。

礼物的类型非常杂:袋装热干面、饼干、糖果和奶粉等。“这部分是我用寒假前一个月的工钱买的,由于有一次我带热干面回去,我妈尝了一口说挺美味的,平常也没时间孝顺他们,只能买些吃的了。”

不知晓儿子这么辛苦

我对不起他”

前天上午,檀正闻回到家,一见面,母亲劳宏珍就紧紧抱住了儿子。“你在武汉那样辛苦,为何不告诉我,将来不要给家寄钱了。” 劳宏珍心疼地责怪儿子。

檀正闻的家在广西灵山县那隆镇高埠村一组,檀父亲还在广东打工没回来,母亲一个人住在一栋老旧的两层楼里。这栋楼是檀正闻大伯家的,大伯一家长期不在家,就托劳宏珍看家。

其实,檀正闻家的泥瓦房早已经不可以住人了。楼房后面两间低矮的小土屋,就是檀正闻的家,墙皮大块掉落,屋内潮湿拥挤,摆一张床都非常难。由于年久失修,主墙出现了手指粗的裂痕,已成为危房。大伯多次邀请,一家人才搬进来。但爷爷说,他要守着祖屋,坚持不愿搬走。

檀正闻把给爷爷买的礼物搬进老屋,并蹲下来细心帮爷爷穿鞋子。爷爷的脚有的变形,穿了两次都没穿上,檀正闻耐心把鞋带解开,帮爷爷穿好鞋子后又重新系上鞋带,慢慢扶着爷爷到墙边晒太阳。

劳宏珍告诉记者,她患的是大肠癌,病情是檀正闻刚上大学半年确诊的,为治病,家花光了所有积蓄,还欠下好几万元债务。那将来,家就没钱给檀正闻寄生活费了。有时,劳宏珍会担忧儿子,问他有没钱用。“但他总说有钱,不要我担忧。我问他哪来的钱,他就说做兼职挣的,还安慰我说,武汉是大城市,挣钱比较容易……” 劳宏珍说着,眼泪大滴往下掉。她拉着儿子的手,摸着儿子由于送水磨出来的厚厚老茧,喃喃地说:“我从来不知晓他这么辛苦,我对不起儿子。”檀正闻则不停给母亲递纸巾:“没事,妈,这点苦不算什么。”

旁边的村主任檀昭忠也被这一幕感动。檀昭忠说,檀正闻从小就特别懂事孝顺,一直一个人上学、放学、做饭,从不让大人操心。那一年,劳宏珍被确诊癌症时,他也去医院看过,当时,劳宏珍刚做完手术,不可以进食,不可以喝水,檀正闻就趴在床头,每隔几分钟就用湿毛巾给母亲擦嘴唇。“这种细心,女生都不肯定做得来。”

看到体检单我才知晓

母亲和爷爷忍受了

多大的病痛”

在学校和当地团县委、县委办公室帮下,前天,檀正闻携带母亲和爷爷到灵山县人民医院做了一次全方位体检。

检查结果并不乐观,劳宏珍的癌细胞已经由肠壁扩散到肠外。主治大夫杨泽红介绍,通常情况,大肠癌得化疗10个周期,但劳宏珍只做了3次就没来做了,医院已经打过多个电话催促她住院治疗。劳宏珍说,想到每次3000多元的化疗成本,她实在舍不能,疼得受不了时,她就吃止疼片忍着。檀正闻知晓这事后,才决定放假后立刻赶回来带母亲检查。

爷爷由于脑梗中风留下海量后遗症,腰腿都不好,看着检查单,檀正闻在角落处泣不成声:“我非常难想象,母亲和爷爷忍受了多大的病痛。”

檀正闻说,他悄悄做了个决定:等今年考研结果出来,他即使考上也不读了,开年后就快点找份工作,担起家的重担。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