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能记起自己一夜成长的时刻吗?
本文摘要:1 前一个月去医院体检,查出角膜损伤兼眼压高。医生说,倘若任其进步,可能会患上青光眼。 以前总听上了年龄的老作者抱怨这种作者容易见到的职业病。那时候还年青的我,事不关

1

 

前一个月去医院体检,查出角膜损伤兼眼压高。大夫说,假如任其进步,可能会患上青光眼。

 

以前总听上了年龄的老作者抱怨这种作者容易见到的职业病。那时候还年青的我,事不关己地脖子一扬,心想“跟我有哪些关系”。却不曾想,这么快就轮到自己身上。

 

我是在哪一个时刻知晓自己长大的呢?大概就是,以前我只感觉做体检的过程麻烦,可是忽然有一天我开始害怕结果甚于过程。(励志文章 www.lz16.cn)

 

上大学的时候,和朋友们做背包客。辛辛苦苦攒下路费,感觉在异乡的时时刻刻都格外金贵。几个女生在异乡的大街上逛到深夜,第二天早上仍能跋山涉水。

 

那时候,夜越是深沉,我越是兴奋。只须内心里发出一声号令,整个身体都能从困顿中骤然苏醒过来。

 

目前,真的需要由于加班、筹备考试或是赶进度而熬夜,却在过了零点将来开始心跳加快,任凭咖啡泡了几包也难回神。这个时候才了解,不是任何事情都能“人定胜天”。

 

我在心里喊了两百遍“你是精力充沛的”,也依旧抵不过通宵过后瞌睡持续的事实。

 

以前一口气上五楼不是事儿,目前明明一天都坐在办公室里,却在下班时分感到腰背酸痛;以前吃地沟油大排档津津有味,目前吃高端海鲜自助都冷可以地吃坏肚子。

 

我开始吃维生素,开始翻过去不屑一顾的养生书,开始理解那些迷信养生的长辈。我开始调节我们的作息,不熬夜的时候就在计划本上画“正”字,画不满就会内心惶恐。

2

 

朋友碧君说,自己头一回感觉到长大是在妈妈无助地问她“女儿,你银行卡里还有多少钱”的时候。

 

碧君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地方在城市的中心地段。其他人都住在附近的地下室,或者租在需要地铁、单车轮番上阵的远郊。她一出校门,住的就是市区的公寓楼,1日三餐靠外卖解决。

 

据她说,那时候,她从不记账,发了工资就花掉,只关心我们的工作是否高兴。

 

工作第二年回家的时候,她感觉家的状况有的微妙。

 

妈妈晚饭后把她拉到角落,脸色难看,问她:“你银行卡里还有多少钱?或者你问一下住房公积金有多少?母亲退休付不了房贷,你能否负担一点?”

 

妈妈的眼神是难为情的。她显然更想把生活的不堪偷藏起来,就像以前一样。

 

当时,碧君愣住了。

 

长久以来,这个家都给她一个感觉:她在这个家,永远会是负责收礼物的小孩。而这是她首次感觉到,自己已经被划为分担家庭重压的一员,成为家庭的创造者,而不再只不过家庭的施予者。

 

以前,爸爸妈妈总习惯把生活的另一面隐藏起来。

 

而现在,面对长大的小孩,他们终于可以长舒一口气,把生活整个撕裂,露出内里的破败。

 

3

 

过去有人问过一个问题,在哪一个瞬间,你感觉自己变老了?

 

有人说,是在体育节目里说,这是一位九二年的老将的时候;

 

有人说,是在网上填资料,为了填我们的年龄,翻进度条都要翻很长时间的时候;

 

有人说,成长是从大学的时候非常喜欢玩滑板、穿得也像滑板年轻人的毛头小子,到现在穿得更职业,像个社会人,人也胖了很多,再玩不动滑板了……

 

村上春树过去写过一句话,我以为是成长的真谛:年青的时候经历如此一些寂寞孤单的时期,在某种意义上是有必要的。这就和树木要想茁壮成长需要抗过寒冬是一样的,假如气候总是那样温暖。

 

千篇一律的话,连年轮都不会有吧。成长的意义就是,它从来不会提前对你说要发生什么,而时间会对你说它如此领着你走过万事的一片苦心。

 

你还能记起自己一夜成长的时刻吗?

 

出处:林一芙(ID:doumaodushu) | 作者:林一芙,年轻人作者,已出版《女孩,你有权活得体面》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