淞沪抗战川军最后一位老兵辞世 昏迷中佩戴纪念章|

作者:北京诚信汇发物流有限公司  来源:www.cxhfwL.com  发布时间:2016-01-06 12:01:57
淞沪抗战川军最后一位老兵辞世 昏迷中佩戴纪念章

淞沪抗战川军最后一位老兵辞世 昏迷中佩戴纪念章

昏迷中佩戴纪念章

1月28日23时20分,川军参加淞沪会战的最后一位老兵张文治辞世,享年97岁。一段川人抗战的“活历史”就此终了。

抗战装备差

人和坦克同归于尽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张文治随其所在的国民革命军第20集团军奔赴淞沪会战前线。10月13日,20军负责防守桥亭宅、顿悟寺、蕰藻浜、陈家行一线阵地,迎战日寇第3师团、第9师团等。

“不惜一切代价保持阵地不失!轻伤不下火线。”上级下达死命令。 “日军24小时不停地狂轰滥炸,我们从天亮打到天黑,到处都是战友的尸体。没工事的时候,只好拿战友的遗体当掩体,继续打仗。我们的枪炮打不进坦克,也没有飞机,只能十个八个手榴弹捆成一堆,让人爬上坦克,拉开盖子塞进去,人和坦克同归于尽。”近两年,张文治仍清晰地记得当时的战况, “就算这样,我们的阵地也没失!而且杀了500多个鬼子。”

在上海参战的七天八夜中,20军总计伤亡团长、营长20多人,连长、排长200多人,士兵7000余人。由于伤亡太大,20军接令撤到后方补充训练。后来,张文治跟随部队相继参加了安庆保卫战、武汉外围战等战斗。

临终“遗言”

“其实我啥都不是”

在九死一生的淞沪会战中能够幸存下来,连张文治都有些意外。他曾对儿女们称,能够活着从战场归来是种幸运,自己也从未想过可以活到90多岁。

“今年11月17日之前,父亲基本在成都晚霞社会养老服务中心内的抗战老兵照护中心休养。因为病情恶化,被送进锦江区(微博)第二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从此未留下只言片语。”张秀模说,前几日,父亲虽然不能言语,但是仍有意识,“我们问他,爸,如果能听到我们说话,你就眨眨眼。他就眨了几下。”

“其实我啥都不是,最多就是在国家民族存亡时,我当过兵,做了一个抗日军人应该做的事,打过鬼子强盗,没有当汉奸,曾为国家出过一点力。真正的英雄是抗日战争中牺牲的先烈,大多数牺牲的人姓名都没留下,尸骨也没回故乡,我只是幸运的沧海一滴水而已。”对于人们的赞誉,张文治曾对儿女说出了自己的想法。“这算是父亲的遗言吧。”张秀模说。

很多人叫我抗日英雄。其实,我啥都不是,最多就是在国家民族存亡的时候,我当过兵,做了一个抗日军人应该做的事情。

——张文治生前对儿女们说

昏迷中佩戴纪念章

11月20日,昏迷中的张文治并不知晓,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章已辗转到了张秀模手中。他轻轻抬起父亲的头,将纪念章戴在父亲胸前,给昏迷中的父亲与纪念章拍照留念。当天,医院里很多护士围过来拍照,“她们有些惊讶:医院里原来住着一位抗日英雄。”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张文治卧室里悬挂着的《满江红》依旧字体苍劲,旁边锦旗上的“抗日老兵 民族脊梁”也让人肃然起敬。但门外的音乐多少引人哀思。

“老兵,最值得尊敬的人,一路走好。”在网上,很多网友自发点亮蜡烛为英雄送行。

成都商报记者 王春

摄影记者 王红强 翻拍




也许您也喜欢:
上一篇:《我的少女时代》发特辑 成“不看不行”现象级--
下一篇:贵州省交警10月查处酒驾966起 同比增加85.06%--|